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2019年12月11日03:34:54 评论 51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写在早申请录取了2019第一枚offer of Stanford之后。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此时的我在AA的航班上,从JFK到SFO。

 

昨天晚上,在NYU旁边的餐厅吃着川菜的时候,我催促着Betty查录取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出差全程手机信号都不太好,所以为了及时知道消息,不停用飞行模式的刷新信号。

 

然而在美东晚上七点的时候,卓老师的小伙伴查到了结果之后,Betty竟然表示等会再查。

 

我当时很想一招“排山倒海”过去,催着她查结果。

 

直到过了一会,一个两秒的语音!

 

"录了录了录了录了!"

 

近乎癫狂的语音片段发过来,我立马一个电话过去。

 

不能更激动了!!!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从Betty在国内读高一的时候认识,到苏外转学去UWC,到去年年底和我说还是想成为我们的学生,到连夜飞回国参加我们安排的一个比赛,到暑假我带她去难民营做项目、去内蒙吃喝玩乐的做调研、到东北做GWC,这个过程有点太长了。

 

从DP1结束的时候申请夏校,到选校的时候各种纠结喜欢不喜欢,还有匹配不匹配。当时Betty的picky让我很崩溃。最后在决定早申请是选择Penn的Huntsman,还是去拼一下校内竞争难度很大的Stanford,亦或是买个彩票的Harvard,我俩因为school list沟通了数十次。

 

UWC就提供十份成绩单,我们的牌没有其他学生那么多,每一个决定都要精打细算

 

8月份在我带学生去LA考试的期间,带着她单独飞了一趟SF,去和Stanford的AO直接沟通了很多关键的问题,然后又被我拉着去Bookstore买了钥匙扣。

 

就这样,确定申请Stanford了。

 

然而,申请季最难的就是拖延症?

 

No!Betty是拖延癌晚期患者!

 

绝症,没得医治的那种。我真的太难了!

 

文书给我了一个draft,我仔细修改,并附载各种comments,然而回来之后貌似变成了一个全新的版本。她会拒绝各种修改,然后再通过各种debate互相说服。

 

这种拉扯的过程相互折磨。

 

加上因为时差的关系,我的老年人作息,艰难地相互拉扯的把文书定了。

 

有时候也会隔着时差和她聊一些有的没的,Betty会偶尔担心她可高可低的预估,也吐槽她知乎平均水平的1500+SAT标化。

 

最纠结的过程可能就是她的文书被学校的counselor和英语老师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一度很崩溃。后来,我说“反正我对我的文书修改有信心,我对你的能力也有信心,而且毕竟我已经连续两个Stanford录取了,就这样提交吧。

 

因为她的人设,沉迷于《一人之下》的我给Betty换了名字,“宝儿姐”。真的是宝儿姐人设坚定,其貌不扬却是武林高手。

 

然而申请之路并不顺利。她在提交斯坦福申请之后几天收到了LSE的拒信,在出结果前一个星期Oxford PPE拒信来的时候。那时候我俩都很不开心,毕竟我每年都有一个PPE。不过我安慰她去年录Stanford的学生也没拿到PPE的录取。可能就是世界是公平的,也可能是我请锦鲤的奶茶发挥作用了,REA就中了Stanford。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我认真的思考过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和Betty合作效率那么高?

 

可能两个都不太social的人就会产生共鸣,作为她counselor,我更多是以一个朋友的角度和她讨论和吐槽我们俩都看不惯的“弄虚作假”,而且都是努力维护着自己内心世界的秩序而活着

 

我是一个“脑洞大开”派的counselor,而Betty就是那个很懂我的脑洞并且配合我的安排完成一个又一个好玩的活动的Partner,就这样进行申请季的一个又一个的事情。

 

出结果之后,我超级感谢Betty家长的信任,因为她信任她女儿加入了我们的队伍;也感谢Betty信任我,愿意冒险和我一起合作,让我每年都在申请结果上有进步。

 

接下来RD申请,和早申请的分享会,可能最被经常问的就是“如何连续三年每年都有stanford录取”这样的问题,然而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有运气的成分,Counselor的作用没想象中那么大。

 

昨天通过各种渠道获得的信息,让我感慨在没有绿卡、没有竞赛金牌、活动可能是所有录取candidates里面最普通的情况下,Betty拿到Stanford的录取让我感慨万千。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这三年三个录取stanford最根本的原因是学生找到自己的特点,而我的作用就是帮他们准确的找自己的特点

 

我一直都说“最匹配的才是最好的”,因为我希望我的学生本科学习都很开心!也是因为这样,很多咨询的家长感觉我不太像一个传统的顾问。我们这没有老师,只有愿意提供帮助的朋友;没有人穿着正装和学生讲人生哲理,只有愿意分享一个又一个private story;也没有人去通过给家长增加焦虑感去促进“签单”,只是因为我们都按照自己内心世界的秩序生活而已。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可能我是极少数愿意鼓励学生Risky的去够一下可能看着有点遥远的学校,可能是我坚持文书一定是自己改出来的,可能是双子座+AB型血的四个我在一起讨论各种可能性,也可能是我会一遍一遍飞到全球各地陪着学生去做各种活动……

 

所以我们大部分的学生就比较“好玩”,尤其是成绩最好的那几个,大家会一起分享信息,努力做一个自己想做的人。

 

这可能就是我们传递的理念吧

 

我是一个不会去晒我给学生做了什么事情的顾问,有时候会有家长问我怎么都不找她,因为申请季的时候,别的家长都围绕学生申请转,还有自己亲自上阵改文书的。后来她问了下孩子,才知道我们沟通了这么多事情,改了这么多文书,做了这么多准备。

 

每年申请之后写总结,很多人都说,在我们这的感受是吃得好玩得好,这样的人设我也很艰难。不过我一直认为对学生负责、对学生好一点就是基本的,没必要去pyq晒家长的表扬亦或学生的感受。

 

只是因为我们外国语学生比较多,就被同行说“他们只签约外国语学校中成绩最好的”。

 

然而我们有各种普高、国际部、国际学校美高的学生;只是因为不愿意说假话,我们也“得罪”过一些家长群的群主;因为很多学生换机构到我们这,我们的努力成果也出现在之前机构的榜单上;也因为只是希望学生出分,我去查培训机构老师的真实分数和学生反馈,很多杭州的小伙伴被我安排暑假去了南京学SAT;因为不愿意为了签单说恭维“你家孩子真的很有潜力”之类的话错过很多学生。可能我们是一家慢成长的企业,没系统的发展规划,也没融资(确实有家长和投资大佬问过我),就这么野蛮生长了起来。

 

下周还有更多的结果出来,我每次都和学生说“平常心”,我也和家长这么说。人生那么长,读书只是一个阶段,全力以赴、尽致无悔。早申请才拉开序幕,我相信一定会有理想的结果在等着每一个申请者,无论是早申请还是常规申请。

 

Eric

2019/12/07

 


 

推荐阅读:

1. 苏州各大高中近三年加州大学录取数据汇总

2. 国际学校的升学指导是什么水平?有没有必要去外面找中介?

3. 中加班揭秘:真的能100%多伦多大学保录取?

4. 如何融入UWC?看这份UWC在读学生分享的融入攻略就够了

 

从苏外到UWC,这是我与Betty的斯坦福申请历程
  • 添加小苏微信
  • 资讯国际学校择校
  • weinxin
  • 小苏聊升学
  • 国际学校干货分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